也許一開始的主因,是因為一段對話。而那個對話是在網路上聊天,可能看不懂對方的情緒,導致我們在心中有了誤會。

雖然事過了兩個月,我們有再次見面,彼此說開。那時候我鼓起勇氣問了她,「妳是不是把我退追蹤?」(其實不是一定要對方追我,是想了解是發生了什麼事)當時她的回應是說,「喔~我最近在整理追蹤者,可能不小心按到,要不然我再追一次」但事後的六個月都沒有任何動靜。

到了七八月,那時候其實我就更深的感受到對方的不滿。可能我蠻敏感的又加上我自稱自己是柯南。一些小小的線索我就可以推理出一個結論。結論是「她的動態有些負面上的情緒是在說我」

反正經歷了很多,也有很多事情的發生。我有一兩個月的時間,我有很多場合會遇到她,看到她對我的眼神,充滿敵意。只要我在附近,就會躲開。真的讓我很難過!

有一次真的太…明顯了!因為對方討厭我的程度已經是聽到我的聲音、看到我的名字、或是有人提起我,她內心就有一股很強烈的噁心感。和我在同個空間,她極度不舒服,會非常的想吐!

也因為那時候讓我覺得,算了,管她尷尬不尷尬,我要講清楚,到底是什麼原因,我沒有惹到對方,甚至在期間還送她親手作的耳環祝福她!在我剛開始發現我與她的關係有異樣的時候,我甚至禁食禱告一個月,想到她我就會哭!那時候的我,也在懷疑「善良到底是對的嗎?」會想起求學時期的我,總是因著人際關係莫名的受傷,不是惡意的卻被受傷害,又回到了我人生的低潮期。嗯,第二波低潮期。

在那天,其實多種情緒在我的裡面,有難過、憤怒、無奈、失落。又是另外兩個故事了,反正就是這樣,喵!所以我就想說全部梭哈了,把想說的都說完,如果真的談不開,就算了吧!那時候甚至也想好要跟阿語分開了,這個我們彼此間有結的人,是我男友的姊姊。真的很棘手的問題,因為總不能放棄這段關係吧,假設與阿語進入婚姻,那是不是就應當處理好這樣的關係。

那時候,我和薇在教會聊天,她覺得我們應該坐下來好好談,另外一位好友,安。他也正好要來教會。所以我們大家都聚集在教會了,當時她就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,原本她也想逃避現場,但後來我們還是坐下來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。

她說:「她不知道什麼原因會這樣,只要聽到我的聲音、看到我的名字她就想吐!但她知道不是因為我,可是她沒有辦法!而且最近越來越強烈,只要有我在的空間她就覺得不舒服!」

當下的我,雖然聽到時很難過,但自己也覺得很莫名其妙,我並沒有做些什麼事情去招惹她。

薇和安聽完,覺得這好像不是「人」造成的,必須要找牧師來。後來牧師就下樓了,牧師聽完我和她之間的來龍去脈,牧師就說「我來為你禱告」。牧師應該也覺得怪怪的。

牧師就拿膏油要為她來禱告,牧師說:「但妳必須先為自己禱告」。她就開始禱告,當她開始禱告的時候,一開始是她自己的聲音,轉為哭聲!接著,她說了「我驕傲」。後來,她的哭聲轉為笑聲,是很奸詐的那種,而且是男性的笑聲。她的腳一直瘋狂的踢,牧師一直斥責魔鬼,要牠出去!我們大家一同為著她禱告,當時的我,覺得很恐怕,太真實了!魔鬼離開她的身體後,她的情緒平復下來,也不會對我有噁心感了。在那時候,除了牧師、薇、安之外,我們其他三人都聽見是男性的聲音。

是說,她在這段時間感受到被比較的壓力,由於我與她在自我形象與喜好的事物有所相像,故很常拿我們倆來做比較。但是,很妙的事,為什麼是「我」會變成那個牠作為攻擊的對象。我們想,也許我們兩個都很重視彼此,又或者其實我們兩個很強大,對牠來說有殺傷力,故利用這種把戲讓我們軟弱,甚至把我們關係破碎。當我們裡面有傷口(或者說破口)的時候,就很容易讓惡者進入影響著我們的生命。所以,我們應隨時驚醒並且依靠上帝,求神保護我們,作為我們的遮蓋。

接著牧師就為我們每個人禱告,每個人得到的都不同,每個人都一同經歷上帝的奇妙,那我來分享我被禱告的內容。

牧師說她在禱告的時候看見:「妳是很尊貴的,雖然在妳的生命當中有很多不公平,讓妳覺得很苦!但是這是上帝放在妳裡面的,他要妳學習如何與人相處!上帝喜悅妳的擺上,從妳孩童的時候就喜悅妳了!也喜悅妳用不同的方式來服事他

薇看見的異象:「我是看到一個秤子 ,一邊放著一顆圓圓的金子,另外一邊則是一直在加東西,但再多的東西也不能平衡金子的重量。」

那顆金子就是妳,妳的生命被神煉成了精金,無比貴重,也代表妳的生命可以乘載很多的事情。

安看見畫面也說:我看見以琳,很亮, 在發光。感覺他是我很重要的人!

那時候的我,其實正經歷與人的相處有衝突,在信仰上面也進入低潮,有時候會懷疑我的福音品牌真能繼續下去嗎?那時候的我,內心真的很不穩定,導致我製作客人的訂單,速度降速很多,對好多事都起不起勁。因為我覺得當我靈命不夠強壯、正面的時候,我不該帶著這樣的狀況去祝福別人。但,上帝都知道!他知道我所想的,也直接明瞭的告訴我,我是需要被朔造的,被考驗的,才能成為那無法被比下去的!

那時牧師和我們分享,她前幾天有一個人夢見她,她在一個稻田裡,突然她就說要帶一群學生說「走吧!我們去打掃教室,教室還沒整理乾淨」。當時聽到夢的時候,牧師還不太清楚這個夢的意思,後來那晚過後,大家彼此分享。牧師說:「那群學生應該是你們大家,而教室應該是指我們每個人的身心靈。」

這個經過,是在十月底的時候,那晚我原本要離開花蓮回台北準備明天上班,結果當天要去教會前卻與人發生車禍,需要與對方談處理,所以我就多待了一天。也在那晚,我經歷了上帝奇妙的大能,雖然那場車禍造成了一些麻煩,但感謝主我沒事,而牧師看見有黑暗權勢要俘虜我,但最後那些卻成為俘虜而被毀壞,上帝終究得勝。

年底將近,我們是不是要回顧一下,這一年有什麼是讓自己感恩的,有什麼是必須清理乾淨得呢?在下一篇再一一和大家分享,2018這年,真的打破我年初的想法,是一個很棒的一年!

ps 這張照片是2017年初拍攝的,今年夏天才洗出來。夏天時的我們,是完全…沒交集的,看到照片的我,很難過,哈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一個屬靈的好夥伴,告訴了我這句話

生命不需要比較。

(林介雲Tamih2018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